联系电话
行业新闻

一本C1驾照如何在互联网+时代创业: 浅谈“滴滴模式”和“驹马模式”


只要站在风口,猪也能飞起来

2015年12月,《咬文嚼字》杂志发布2015年度“十大流行语”,互联网+排第二。不知不觉中阿里巴巴、腾讯、百度等互联网公司及其创业者已经成为当代中国年轻人创业的时代楷模。几十年来,“互联网+”已经改造影响了多个行业,当前大众耳熟能详的电子商务、互联网金融(ITFIN)、在线旅游、在线影视、在线房产等行业都是“互联网+”的杰作。

\

在今年全国两会闭幕的记者见面会上,李克强总理与记者们对话中还诙谐地使用了“风口”这个网络热词。其实“互联网+”就是当今中国产业结构调整的“风口”,如果你只拥有一本C1驾照(可以驾驶9座以下车辆),希望用自己的辛劳换取收获,便可以乘“互联网+”的风口,顺风而上。互联网+出租车(滴滴专车)和互联网+城市配送(驹马物流),成为了你不二的选择。

互联网+城市公共交通

2015年1月,在专车软件与高居不下的份子钱造成的双重压力下,多地出租车司机开始了抗议和罢运。据微信公众号“出租之道”消息,13日,出租车罢运全面爆发,包括长春、济南、成都、南昌在内多个省会城市全线开花,堪称有史以来最大规模。

\

让各地出租车司机不堪重负的份子钱到底有多少?济南的出租车司机说,一天只能跑二三百元,除去交公司份子钱和其它费用一天只能剩几十元,“一睁眼就欠着公司150”。在成都,每天出租车份子钱高达400元。之前没有滴滴等网络约车软件的影响,每个月可以收入5000-6000元,如今每天辛苦工作18小时,收入仅仅3000多块,要是想退出也可以,公司回应按合同办,终止合同需承担违约金5000-10000元!不想承担违约金就继续开,不挣钱,这就是现在所有出租车司机的现状。

然而作为搅局者的滴滴又如何呢,司机张师傅在北京开了十几年的出租车,经朋友介绍,张师傅发现专车司机的收入明显高于出租车,他也在去年年底辞职加入了专车的团队。张师傅称,他向公司提出的申请获得通过后,公司组织司机简单培训了两天,讲解软件操作和其他知识。通过所谓的考试以后,很快张师傅就走上了滴滴专车的岗位。专车司机可以使用自己的车辆,但是车辆必须为3年以内的新车。此外,滴滴公司也可以提供租赁车辆招募司机,司机需要每天交纳180元的“份子钱”就和一般出租车公司一样了。

按照张师傅的计算,驾驶自己车辆的专车司机不用交纳份子钱,公司会根据司机的接单数据,每单收取22%的管理费用,“干活就扣钱,不干活就不会收钱,虽然时间比较自由,但是考虑到都是新车,磨损和保养费用,要是以后一旦没了补贴,根本赚不了多少。” 张师傅也犯嘀咕,“最让我担心的还是因为目前专车还是属于高风险的法律模糊区域,仍有交警执法查扣车辆。”张师傅虽然未被查到过,但是同行被查的经历仍令张师傅在路上格外谨慎。据张师傅介绍,2015年,如果被交警抓到驾驶专车揽客,司机需要交纳18000元罚款(最高处罚3万),虽然罚款的号称80%由滴滴公司报销,但是实际上扣车一两个月滴滴才出面解决,还有20%自己出的部分也不是一个小数目从3600到6000元不等。一旦被抓到不仅罚款还要扣车,最后落得白白忙活几个月,造成自己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收入。

青年创业互联网+物流

2014年,中国社会物流总费用10.6万亿元,同比增长6.9%。中国物流行业市场总量大、发展快,但效率偏低。中物流运输行业是一个具有万亿级市场规模且处于集中整合阶段的国民经济核心产业。“城市物流”大多处于整个物流运输的末端环节,解决的是货物从城郊的物流中心到城市各终端的最后50km的运输问题。比起专车巨大的风险成本,城市配送属于“十三五”重点统筹号召的国家级发展方向。但是无稳定货源,挂靠费用高成为了影响私人货车司机收入的主要原因,和滴滴一样,驹马物流创业计划是互联网+时代的搅局者,一致致力于城市物流创新和改革,发展创新物流模式,通过统一化管理,统一分配货源,以大数据分析来提高车队运输效率,以互联网作为高效沟通工具,来解决司机创业的实际问题。

\

2012年,小王本来是成都某通快递公司一名普通快递员,每天虽然辛苦收入也不算太低,和很多有志青年一样,也憧憬着创业的事情,梦想着真正主导自己的人生。一个偶然的机会,小王通过朋友了解得知驹马物流的模式。经过多方了解考虑之后,他从驹马公司租一辆4.2米厢式货车,和加入滴滴类似,小王也必须要通过驹马公司的一系列岗前培训,在通过了服务、技能和安全等多项培训考试之后;成功租赁一台全新的驹马配送车辆后,驹马根据大数据分析和小王填写的资料免费推送货源信息给小王,小王从此正式踏上了自己的互联网+物流创业之路;

在开始操作的前几个月内,小王遇到一系列的困难,业务不熟练、货主要求高、工作强度大、驹马的对货物运输的严格要求,曾一度让小王有放弃的念头;“当时压力很大,但是想到自己那么年轻,就咬着牙拼命的干,加上公司给了很多支持,所以扛过了最开始的一段时间”小王如是说,小王肯干、能吃苦,很快对这份工作得心应手。除了最开始的三个月,之后每个月除开油费的净收入都能达到1万以上,有了自己的车队以后更是一个月能赚以前半年的收入。”小王经露出了笑脸,“更重要的是在这期间,认识了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朋友多了路子就广了,现在业务有些时候还太多了,车还不够。可谓分身乏力啊。”

小王这下有了一些谈判的条件和驹马合作组建了一支配送团队,由小王做队长进行管理,并借助驹马公司平台的跟货主签订了服务合同、进行担保;如今小王的车队已经有4台形象统一的配送车,专职从事商超配送。在城市配送的道路上,和三年前风里来雨里去的情况相比,小王从一个打工者,成为了一个创业者,腰包也越来越鼓,收入早已不是当初一个普通打工仔能想象的了,小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能走到这一步。

总的来说滴滴模式和驹马模式都是成功的,滴滴从短期来看受众更广,也靠高额的补贴给了用户真正的实惠,车主也赚得了真金白银。是典型的资本铺钱,快速破坏现有生态,以达到占有市场的目的。驹马物流门槛更高,不是靠补贴拉拢人气占领市场,看重不仅仅是短期收益,而是对真正帮助一般人创业,同时滋养司机和货主,统一化的管理售后,也盘活了汽车后市场,最终实现对整个城市配送物流生态圈的把控。所以我们希望互联网+企业都能脚踏实地真正帮助年轻人实现他们的自身价值,给予每个年轻人一个实战才能的舞台,成就一个个更多的小王,帮助每一个有志青年,才是互联网+公司真正应该有的品质,而不是打破一个垄断,创造另一个垄断,或者只是靠着资本运作破坏行业生态,正所谓授之于鱼不如授之以渔。

“互联网产业非常吸引我,互联网才是未来产业,在互联网企业工作收入也是远高于其他行业,但是我并不是因为高薪水才加入这个行业,对我而言,有一个成长、学习的空间,才会有一个可预见的锦绣前程,比拥有高薪更有拼劲。”就职于深圳某互联网创业公司的90后陈先生这样说道。

相信一个能真正创造城市物流生态圈和后市场的企业,将会在互联网这条路上走的越来越远。看到这里相信你也有了自己的选择,正所谓“只要站在风口,创业者也能飞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