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电话
行业新闻

谁将抢占物流配送最后一公里的需求制高点?


随着消费者对同城配送效率要求的不断提升,由市场端引发的倒逼机制,让末端配送“硝烟再起”,前有快递企业、电商企业的布局,后有众包物流、外卖大军的“搅局”,关于同城“最后一公里”这块仍有待深入挖掘的市场,正成为“必争之地”。

“末端”的战略地位

近年来,业内一直有一个说法——“得末端者,得天下”,而德邦轮值CEO韩永彦也曾表示,未来的竞争将是“最后一公里”的竞争。由此可见,随着我国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城市规模的扩张、城市人口数量激增,小批量、多批次、多样化的配送需求日益旺盛。在此背景下,同城配送“最后一公里”也逐渐被重视。

目前,据相关城市数据显示,“最后一公里”配送的货物主要以居民日常生活所需品为主。以北京为例,配送商品中70%为居民的日常必需品。可以说,“最后一公里”配送与城市中每一个人的日常生活都息息相关。

交通运输部服务司货运与物流管理处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最后一公里”配送也是一项重要的民生工程,会直接关系到老百姓的“菜篮子”和“米袋子”。对于物流业来说,“最后一公里”也是直面消费者的关键环节之一,效率高低、服务好坏直接关系到企业品牌形象的树立及业务的拓展。

有专家提出,当前同城“最后一公里”之所以成为大家瞩目的焦点,离不开当下市场端的需求。首先,以大家经常接触的农产品来说,当下,农产品物流运输成本一直处于较高的状态,而到了“最后一公里”的物流成本则会更高。

例如,据相关数据显示,从山东寿光运输到北京的蔬菜,在480公里的干线内运输费用平均不足0.06元/斤,而在北京市内“最后一公里”发生的城市配送运输费用为0.1元/斤,占物流成本的比例高达29.6%,是干线运输费用的1.8倍。由此可以看出,过高的“最后一公里”配送费用已成为抬高物流成本、制约物流发展的重要因素。

其次,由于网购热潮也延伸到了外卖领域,甚至到了同城快件8小时以内到达的速度。“最后一公里”似乎变得越来越热闹,而物流配送服务的支撑作用愈加凸显。有资料显示,2016年我国电商交易额超过20万亿元,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比重超过10%。这其中的大部分业务量都需要城市货运体系实现最终送达,因此,打造高效的“最后一公里”配送系统对于引领流通组织方式的变革,催生流通方式的创新具有重要意义。

最后,由于我国城镇化进程的速度不断加快,城市在社会经济发展的助力作用愈发凸显。目前,城市交通、城市空气污染等成为困扰城市可持续发展的重要问题,城市功能的正常发挥受到严重影响。城市配送作为支撑城市运转的微循环系统,促进其绿色、高效发展对有效缓解城市拥堵、降低车辆尾气排放、促进城市的可持续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最后一公里”配送是城市配送中不可或缺的一个环节,对于城市功能的高效发挥具有一定的保障作用。但从目前情况来看,我国城市配送发展总体较为滞后,尤其是“最后一公里”配送方面,呈现出配送效率低、时效性差、准确性难以保障等问题,这与城市化的快速发展及人民群众日渐高涨的配送需求还存在着较大的差距。

抢占需求制高点

事实上,在“最后一公里”配送方面,众多快递企业早已深度布局,紧接着生鲜O2O、电商等联合便利店也加紧布局,刘强东还曾表示要在全国开100万家便利店。此前,智能快递柜早已加速扩张,现在的社区小区内随处可见。现今,为了满足消费者不断高涨的个性化、多样化的配送需求,涌现出了许多提供“跑腿儿”服务的企业。

在许多一线城市,几乎每天都会有消费者提出在短时间内派送急件的物流配送需求。据闪送官方数据显示,2016年,闪送员在北京为200多万客户送过钥匙,在上海送过190万份文件,为上海市民节省了140万小时。

因而,为了满足这一市场需求,一些提供“跑腿儿”服务的物流企业浮出水面,例如闪送;还有一些其他企业也推出了相关业务,例如百度外卖的“万能跑腿”业务等。并且,闪送已于2月6日宣布完成C轮5,000万美元融资,成为春节后国内第一个完成大笔融资的公司,也是迄今为止同城专人直送领域规模最大的一笔融资。由此可见,这一“最后一公里”配送模式已深受资本方与消费者的青睐。

对于众多快递企业来说,他们早已推出了相关业务,并已经占据一定的市场空间,同时为了弥补人工不足带来的诸多末端派送问题,相关快递柜也有了一定发展。这些快递柜可以为不能及时接收快件的客户暂时保管物品,并以短信等方式将投递信息发送给客户,为客户提供24小时自助取件服务,有利于满足客户随时取件的需求。据悉,仅上海市2016年就布局了19000余组智能快递柜,用于缓解电商配送“最后一公里”瓶颈问题。

除了快递企业,便利店与居民的生活也更为密切。众所周知,便利店大都为居民住宅区、学校及客流量较大的繁华地区的实体店,也不乏提供网上购物的虚拟店,为居民提供即时性的商品。据悉,2015年,便利店业态在销售额上的增长数字是连锁百强商业零售企业的4倍。

2016年,我国便利店渗透率从32%上升到了38%。在央视财经《对话》栏目中,Ticket Monster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申铉松曾表示,一家综合电商可以与韩国最好的便利店合作,消费者在电商平台下单,距离他最近的便利店就可以把商品送货上门,未来便利店可以成为物流枢纽中心。

此外,在物流业,同城配送也被称为“最后一公里物流”。根据所配送物品的类别大小,可以将同城配送划分为同城快递和同城货运两大类。当前,同城快递是增速最快的快递子行业,2016年前9个月同城业务收入累计完成385.3亿元,同比增长41.4%。同城货运市场规模庞大,目前市场规模大约为1万亿元左右,但发展相对落后。

显然,无论是快递企业还是便利店、快递柜、提供“跑腿儿”服务的城配企业,他们各有各的发展特点,其发展模式也不大相同,但其最终目的都一样——抢占“最后一公里”需求的制高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