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电话
行业新闻

治理违法超载需降物流成本


      治理货车违法超限超载,今后除了要用重典之外,更要对症下药,真正降低物流成本,让运输企业不敢超限超载,更不愿意超限超载。

      中国交通运输部部长李小鹏近日建议,加快研究推进将货车严重超限超载违法运输行为列入危险驾驶罪的范畴,追究有关人员的刑事责任,提高违法成本,形成强大震慑力,从而遏制严重违法违规超限超载的行为。

      其实此前相关部门的各种措施已相继出台,比如今年8月,交通运输部、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工商总局、质检总局联合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做好货车非法改装和超限超载治理工作的意见》,提出了四个方面十八条具体措施,并决定开展三个专项行动。

      但是正如何晔晖委员的询问:“改装的货车、变型农机车超载超限问题说了很多年,也治理了很多年,但超限超载为什么屡禁不止?”

      违法超限超载被称为公路“第一杀手”,不仅严重破坏公路和桥梁设施,容易引发道路交通事故,危害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而且严重扰乱运输市场秩序,造成汽车工业畸形发展。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说,进一步依法加强违法超限超载治理刻不容缓。

      先看看相关数据,有些触目惊心。2006年至2015年,在货车肇事的重特大交通事故中,因超载超限引发的约占60%。血的教训比比皆是,远的不说,今年10月13日,发生在山东枣庄的重大交通事故,导致11人死亡。

      治乱象必须用重典,自然是没错的,但是就货车违法超限超载来说,如果忽视问题要害,恐怕也是治标不治本。如果不找准痛点,哪怕法律法规再严,恐怕仍然会有人为了利益铤而走险,乱象可能仍然会乱下去。

      那么,货车违法超限超载,除了法律法规不健全、监管有难度、各地执法尺度不一、违法成本较低等原因之外,还隐藏着哪些痛点?

      这背后,其实还有高企的物流成本因素。车子一出门就要钱,运输企业利润不高,有些企业只好动起歪脑筋,靠多拉快跑摊薄成本。

      国家发改委公布的数据显示,2015年社会物流总费用为10.8万亿元,占GDP的比率为16%。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全国工商联副主席徐冠巨表示,物流成本占生产成本的比例高达30%~40%,而这个数据在西方发达国家只有10%~15%,“现在企业很大一部分利润是被物流吃掉了,它直接影响到中国制造的竞争力”。

      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研究室副主任周志成曾对媒体表示,现在高速公路收费占到干线运输企业成本的30%~40%,是很大一块支出,近几年物流行业供过于求,企业盈利非常困难。

      治理货车违法超限超载,今后除了要用重典之外,更要对症下药,真正降低物流成本,让运输企业和车主不敢超限超载,更不愿意超限超载。